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件关注 > 案件关注
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某发电有限公司、某实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诉讼保全、执行一案
  发布时间:2020-08-26 09:44:15 打印 字号: | |

       【当事人情况】

       申请执行人: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被执行人:某发电有限公司

       被执行人:某实业有限公司

       【基本案情】

       2009 年,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在签订《贷款合同》的同时签订了《应收账款质押合同》和《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协议》。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以其某电场一期项目建成后的电费收费权及其项下全部收益为该笔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了质押登记。申请执行人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向法院起诉并申请对电费收费权及收益进行保全。法院依法保全了某电力有限公司应收电费及收益。

       2016 年 4 月 28 日,法院判决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签订的《贷款合同》提前到期,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应偿还申请执行人的贷款本金、罚息及复利;申请执行人有权对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在应收账款质押合同中所涉质押财产(某电场一期项目建成后的电费收费权及其项下全部收益)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判决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被执行人某电力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高院上诉。2016 年9 月12 日,北京高院判决驳回上诉, 维持原判。被执行人某电力公司未按判决履行,申请执行人向本院申请执行。

       【执行结果】

       1. 保全阶段,法院向国网某电力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冻结了某电力公司“所有的电费收费权及项下应收账款”。

       2. 执行阶段,法院向国网某电力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国网某电力公司将应支付给某电力公司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购电费现金部分转至法院账户,剩余购电费承兑汇票部分及未来新增购电费、新可再生能源补贴继续冻结。

       【执行依据】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二条、第一百零三条、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四十条、第二百四十四条。

       2.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二十三条、第二百二十八条。

       3. 《应收账款质押登记办法》第二条 本办法所称应收账款是指权利人因提供一定的货物、服务或设施而获得的要求义务人付款的权利以及依法享有的其他付款请求权,包括现有的和未来的金钱债权,但不包括因票据或其他有价证券而产生的付款请求权,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转让的付款请求权。

       本办法所称的应收账款包括下列权利:

       (一)销售、出租产生的债权,包括销售货物,供应水、电、气、暖,知识产权的许可使用,出租动产或不动产等;

       (二)提供医疗、教育、旅游等服务或劳务产生的债权;

       (三)能源、交通运输、水利、环境保护、市政工程等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项目收益权;

       (四)提供贷款或其他信用活动产生的债权;

       (五)其他以合同为基础的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债权。

       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

       5. 《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61条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本案以外的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申请,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以下简称履行通知)。履行通知必须直接送达第三人。

       履行通知应当包含下列内容:

       (1)第三人直接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其对被执行人所负的债务, 不得向被执行人清偿;

       (2)第三人应当在收到履行通知后的十五日内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

       (3)第三人对履行到期债权有异议的,应当在收到履行通知后的十五日内向执行法院提出;

       (4)第三人违背上述义务的法律后果。

       【办理流程】

       向与发电企业签订《购售电合同》的电网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执行裁定书,冻结了某电力公司“所有的电费收费权及项下应收账款”, 并要求其将应支付给某电力公司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购电费现金部分转至法院账户。

       【执行提示】

       1.“电费收费权”的性质及其质押效力。电费收费权是电力企业基于电力特许经营权与下游企业或电力用户签订《购售电合同》或用电合同取得的向下游企业或电力用户收取电费的权利。“电费收费权” 实质上是基于售电、输电、供电产生的债权。电费收费权可分为发电企业电费收费权、输电、供电企业电费收费权。根据《物权法》第 223 条第七项规定,其他财产权利出质应由“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目前并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就电费收费权的可出质性作出规定。尽管如此, 实践中仍有许多以“电费收费权”作为质物的担保,并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进行应收账款质押登记。

       2.“电费收费权”的可执行性。

       (1) 虽然法院在判决中确认了申请执行人可就“电费收费权”折价或者拍卖、变卖价款在债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但电费收费权并不像采矿权一样有公权力机关颁发的权利凭证。正如某种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或服务的提供者有权生产、销售产品、提供服务并取得相应对价的权利一样,发电企业、售电企业、供电企业也是通过提供电力产品获取相应对价。这种取得对价的权利是基于提供的产品,无产品则无权利。因此,“电费收费权”是无法单独转让的。在执行阶段,法院也无法以拍卖、变卖的方式将“电费收费权”变价。

       (2) 尽管法院无法通过拍卖的方式将电费收费权变价,但法院在执行中可以按照应收账款的形式予以冻结;到期的应收账款,可以依据到期债权的规定执行。但是,电费收费权并不能与应收账款划等号。应收账款是基于已经发生的合同关系产生的到期债权或未到期的债权。但电费收费权在质押时,并不以签订《购售电合同》为前提。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在办理质押登记时,以发电企业获批的发电额度计算担保额度,而非依据发电企业与电网公司签订的《购售电合同》。

       (3) 根据本院电费收费权执行案件情况分析,几件案件都是涉及风力发电企业电费收费权,发电企业会获得新能源发电补贴。在执行时,应当对此加以注意。新能源发电补贴应否纳入电费收费权质押范围内,要看双方当事人是否进行质押登记。未进行质押登记,则债权人对该补贴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综上,在执行案件中,申请执行人可就被执行人已经签订的《购售电合同》或用电合同产生的应收账款申请法院执行。法院可以依据应收账款或到期债权的规定执行。就本案而言,双方当事人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进行应收账款质押登记,法院依据被执行人与某国网公司签订的《购售电合同》要求电网企业协助冻结其基于《购售电合同》产生的现在或未来应向发电企业支付的电费或补贴,并扣划已经产生的电费或补贴,符合法律规定。


 
责任编辑: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