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北京四中院梅宇法官做客北京新闻广播《警法在线》
  发布时间:2021-02-20 16:07:56 打印 字号: | |

近日,北京四中院梅宇法官应邀做客北京新闻广播《警法在线》直播间,就北京四中院审理的一起在诉讼中及时修复被毁果园地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接受了采访。


主持人:我们国家的《民法典》在今年1月1号正式实施,其中绿色原则贯穿了民法典的始终。今天我们就专门为大家介绍一起涉及生态环境的案件,也请法官跟大家说一说在审理这样的案件过程当中,是如何秉持着绿色原则,如何让曾经被破坏的生态环境恢复如初。这起案件由一个刑事案件引发,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刑事案件的前后经过。

梅宇:好的,我简要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刑事案件的情况。房山区有一对朱姓的兄弟,他们二人在自己的承包地上雇佣了一些人员非法开采建筑用砂。这块地刚好是在永定河和房山区一条河的交叉河道处,他们在这块土地上采挖建筑用沙多达八万多立方米,价值四百四十多万元人民币。后来公安机关发现了,就进入了刑事程序,然后检察机关以非法采矿罪提起了公诉。最后这对朱氏兄弟被以非法采矿罪追究了刑事责任,哥哥因为是主要组织者,所以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弟弟被判处了有期徒刑三年。

主持人:那在他们盗采砂石、破坏环境之前,这块地是什么用途什么状态?

梅宇:之前这是一块果园地,主要是李子树,还有零星的桃树。他们承包之后没有再按照果园进行经营,也没有取得相应采矿许可证,就自行进行了砂石的非法开采。

主持人:非法开采砂石的这对兄弟已经被追究刑事责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但是仅仅惩治了被告人并不能够使他们破坏的这块土地得以恢复,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何让本来很好的果园地能够继续产出李子,恢复最初的生机。关于后来形成的环境公益诉讼,也请您讲一讲相关情况。

梅宇:他们的非法采矿行为除了对土地造成破坏以外,还对这块土地涵养的生态系统也造成了破坏。我国法律规定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制度,检察机关作为环境公益诉讼提起的主体之一,在环境保护方面进行了积极的作为。在了解到这块土地的情况以后,从房山区检察院就开始着手提起民事公益诉讼,他们先行委托了鉴定机构对于两位侵权人给土地带来的破坏进行了评估鉴定,也按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了前期的公告程序。在公告期间没有相关的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所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四分院作为北京市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提起主体,向北京四中院提起了这一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主持人:也就是说,如果有其他的组织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检察机关其实可以不介入,对吗?

梅宇:是的。此时检察机关可以以环境公益诉讼支持人的方式来支持社会组织提起相应的公益诉讼。

主持人:也就是说没有其他的社会组织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话,检察机关就是以主体的方式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那么经过检察机关的先期调查,要修复这样二十亩的土地,大概花费的时间需要多久?

梅宇:在鉴定机构鉴定损失的同时,检察机关也委托他们对于修复方案进行了鉴定。因为在这块土地上形成的盗采坑有六米深,相应的土壤也丧失了,已经不具备果树种植的条件,而且在地块被破坏后也有其他人把这块地作为荒废地倾倒了大量的建筑垃圾,等同与其他人的侵权行为又在原本的环境侵权行为上进行了附加,所以修复的工程量也增加了,要先将上面的建筑垃圾清除,再进行客土回填,表面还要覆上60厘米厚的种植土,以恢复它原来的功能。我们说的环境民事责任主要就是让它恢复到破坏之前的状态。

主持人:那检察机关当时提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诉讼请求呢?

梅宇:检察机关提出了四项诉讼请求。第一项是要求二被告对他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承担恢复原状的责任,但是如果他不能自行承担恢复原状的责任的话,就应该赔偿等额的修复生态环境的费用。第二项诉讼请求是要求他赔偿生态环境受到损害到恢复期间生态功能损失的费用,因为土壤丧失导致土地能提供的应有的生态功能损失了,这个费用是按年来计算,我们假定他在2020年能够修复完成就应该赔偿六十万,如果不能完成的话,每推后一年要递增相应的费用。第三项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承担检察机关进行鉴定的费用。第四项诉讼请求是要求二被告在中央级媒体上公开进行赔礼道歉。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朱姓兄弟被判处了有期徒刑,那么在提起环境公益民事诉讼的时候,兄弟俩还在服刑吗?

梅宇:在提起公益诉讼的时候,包括我们审理期间,哥哥还是在服刑期间的,弟弟已经刑满释放了。

主持人:在开庭的时候,弟弟出庭了吗?还是委托了别人?

梅宇:原来挖沙的时候是哥哥雇佣的弟弟,所以哥哥负有主要责任,他后来也认识到自己的这种过错以及需要承担的责任,所以委托他的另外一个堂兄帮他在公益诉讼过程中表达了他的意愿。对于检察机关提起的诉讼请求,他们也基本上都认可,而且表达出来想尽早修复土地的意愿。

主持人:那法官们在审理案件的过程当中,针对这种环境公益诉讼,是不是有必要去现场看一看呢?

梅宇:是的,我们一般都会去现场查看。在这个案件中,检察机关作为诉讼提起人,前期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在确定修复方案的时候,我们以及检察机关跟着鉴定机构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对方案进行了确定。

主持人:在这破坏的二十亩地旁边是什么样的土地?

梅宇:旁边种有其他相连的承包地的果树。

主持人:那这块地从案发开始就一直处于荒废、被随意倾倒垃圾的的状态了是吗?

梅宇:是的。在提起诉讼之前,检察机关还专门去现场看过,当时这块土地还没有得到恢复,所以他们也是因为被破坏的状况一直在持续所以及时提起了民事环境公益诉讼。

主持人:那现在这个兄弟俩有这么多钱来恢复这二十亩地的生态环境吗?

梅宇:在开始诉讼时,他们确实表达过对自己行为的悔恨,而且愿意修复,但是财力有限。但是我们也说了,他们应该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后果负责任,尽己所能先来自行修复,他们也表示愿意。而且他们的代理人可能也出力帮助了自己的兄弟来完成了修复工作。

主持人:那他们用于修复的钱到位了多少呢?

梅宇:是这样的,如果他能够自行修复的话,这个钱是不用他支付到法院的。在诉讼的过程当中,了解到他有这个愿望以后,我们分两步来做工作,一是让他在诉讼当中自行通过找工人进场修复以降低修复成本,二是我们也跟检察机关商讨,在自行修复时,因为有其他人倾倒的垃圾本来是不应该由他来承担清除责任的,但是我们也做他的工作希望能在修复的过程当中一并进行清理,一步到位把土地恢复原状。但是被告在程序上也有一定的顾虑,所以我们也认真论证了这样一个程序的可行性,我们认为法律上规定生态功能损失的赔偿可以用金钱赔偿的方式,也可以用代为履行的方式,只要最终实现生态环境及时修复的目的就可以。

主持人:没错,问题就在于即使现在想找那些倾倒垃圾的圾的行为人,恐怕也不容易找到吧?

梅宇:对。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是本着及时修复土地的原则和目的,让被告把这一部分的工作完成,作为他赔偿生态功能损失这一部分的替代。在这个诉讼过程当中,被告也提出,想主动承担清除垃圾的责任,并且用这个花费来折抵第二项赔偿的诉讼请求的费用。而且当时房山区的多个行政机关包括这个土地所在的街道,都全程对于二被告的修复工程进行了监督,以保证修复工作的质量是符合修复方案的要求的。

主持人:那么这起案件在审理过程当中,四中院组成了三名审判员加四名陪审员的七人合议庭,一般我们在庭审中见到的都是三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这回为什么组成这么大规模的合议庭来审理这起案件呢?

梅宇:是这样的,《人民陪审员法》是在2018年正式通过的。这部法律第十六条规定,对于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重大案件,应当适用七人合议庭来进行审理,也就是三名法官加四名陪审员来进行审理。其中公益诉讼案件以及涉及到征收拆迁、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的重大案件,也是应该适用大陪审制的合议庭来进行审理,目的主要还是希望在审理的过程中吸收更多的社会公众来参与到司法的过程中,也能够体现出司法与民意的一种良性沟通。在这个案件的审理过程当中,陪审员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主持人:那么在这起案件中陪审员主要起到了什么作用?

梅宇:主要是针对第二项诉讼请求,就是关于他代人完成垃圾清理工作的这一部分费用能不能用来折抵生态功能损失。陪审员从环境保护的角度出发,对于被告在诉讼过程当中自行完成修复的行为予以积极的肯定,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导向,当知道了自己的错误,要用自己的行为来积极改正,同时向社会公众来传递了每个人对生态环境保护都是有一份责任在里面的价值观。

主持人:那您再给大家介绍一下最后这起案件的结果是怎样的。

梅宇:我们最后完全支持了公益诉讼起诉人的诉讼请求,但是我们在判的同时,实际上是确认了被告已经完成了公益诉讼起诉人提起的前两项诉讼请求,第一项就是承担恢复原状的这个民事责任,他们已经在这个案件审理前就已经修复完成,而且经过了有关部门的验收,完全符合修复方案的要求。第二项的诉讼请求是要求他们赔偿损害期间到恢复原状期间的生态功能损失的费用,但是他在完成第一项诉讼请求的过程中,自费清理了别人的垃圾,所用的花费就折抵了第二项诉讼请求的费用,超出部分就作为他们为了环境保护额外支付的费用。

主持人:那现在这一片地是什么样的情况?

梅宇:现在这片地是这样的,他们覆上种植土后还播种上了小麦,让土地先恢复地力,等到开春的时候再进行果树的种植。

主持人:那可以说目前效果已经很不错了,基本上能够达到之前的状况。

梅宇:据验收部门反馈,这个土地已经恢复到了受损之前的状态。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起案件的妥善处理,它的意义在于哪里呢?

梅宇:这个案件更好地阐释了环境公益诉讼促进生态环境及时修复和保护的积极意义。而且在这个案件的审理过程当中,不是着眼于解决一个案件,更多的是要通过这种保护性司法、恢复性司法的理念来促进生态环境得到及时的修复。而且在这里面我觉得还有一个有益的经验,也就是司法机关借助和行政机关的合力在诉讼过程当中促进被告及时完成修复,房山区的相关行政机关在修复过程中全程参与,而且对于修复的验收也都积极的履职,起到了相应的作用。



 
责任编辑: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