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调研报告
案例四:被告单位某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翟某、孙某走私普通货物案
  发布时间:2021-09-23 11:32:17 打印 字号: | |

案情简介:被告单位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12日,法定代表人翟某,公司类型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有销售食品、货物进出口等。被告人孙某系某科技有限公司员工,主要从事货物进口及销售业务,某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至2018年10月为孙某缴纳北京市社会保险。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间,被告单位某科技有限公司在进口原产于印度的辣椒干过程中,被告人翟某与外商进行沟通并签订购货合同,要求外商将辣椒干发运至越南海防港,后被告人孙某委托越南代理商将货物运至中越边境,再通过赵某、潘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制作虚假单证伪报原产地,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边境口岸采用边境小额贸易和边民互市贸易的方式走私入境。经计核,某科技有限公司偷逃应缴税款共计人民币5 483 726.83元。2019年7月16日,孙某被北京海关缉私局抓获;同年8月14日,翟某接到北京海关缉私局的电话传唤后,主动到案接受讯问。

审理结果:法院认为,被告单位某科技有限公司在进口货物过程中,违反海关法规,伙同边境地区人员将应当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的货物采用边境小额贸易或边民互市贸易的方式进口入境,逃避海关监管,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处罚。被告人翟某作为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孙某作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亦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处罚。鉴于孙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且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本院对其减轻处罚。在案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孳息,依法予以处理。据此,法院判决:一、被告单位某科技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百八十万元。二、被告人翟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被告人孙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评析:本案的焦点问题集中在偷逃税款数额的认定,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了三个方面的意见:第一,被告人认为其已向代理商支付了相关税款,该部分数额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第二,被告单位的辩护人提出涉案税款应减去维京群岛离岸公司所签订的2份合同所涉税款;第三,孙某的辩护人提出印度是亚太贸易协定成员国,越南是东盟成员国,本案应缴税款应按照亚太协定税率计核。

对于第一个问题,本案中北京海关关税处在计核偷逃税款的数额时,已根据边境小额贸易的报关单扣除了已缴纳的税款,故本案中将被告方向代理商支付了的税款未包含偷逃税款数额中,不存在重复计算应缴税款的情形。对于第二个问题,经查,翟某以在维京群岛所注册的公司名义与外商签订合同购买辣椒干时,在合同上签名Flora,合同发票上显示买方地址与证人证言、二被告人的供述证实的某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相同,由此证明,上述2份以离岸公司名义签订的合同,实际买方为某科技有限公司,故合同所涉税款不应从本案中扣除。对于第三个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进出口货物优惠原产地管理规定》(海关总署令第181号)第十四条的规定,收货人应主动规范申报,提交货物的有效原产地证书和符合直接运输规定的运输单证,才可适用优惠税率。本案中的货物原产地为印度,实际进口申报时未规范申报,也未提交亚太贸易协定原产地证书和印度-中国直接运输单证,不应适用亚太协定税率和中国-东盟协定税率。


 

 
责任编辑:津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