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园地 > 调研报告
新《行政处罚法》施行 体现行政执法新要求
作者:孙昂然  发布时间:2021-12-06 09:12:38 打印 字号: | |

法谚有云:“立法设禁而无刑以待之,则令而不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以下简称《行政处罚法》)的颁布对维护国家行政秩序,打击违法行为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但《行政处罚法》颁布实施已有20多年,伴随着社会形势的巨大变化与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行政执法工作面临很多新挑战新问题。2021年1月22日,《行政处罚法》迎来自1996年颁布实施以来的首次全面修改,新法已于7月15日开始施行。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亮点颇多,本文试以3个案例为引子,探究新旧《行政处罚法》中关于综合行政执法领域规定的不同。


完善行政处罚时效制度打击违法行为保护公民利益


基本案情

A公司于2013年9月24日与B公司签订销售订单,约定由A公司向B公司出售外国某品牌计量泵若干台。2015年11月10日,B公司向A公司发函催要上述产品的报关单及原产地证明,未收到回复。B公司于2016年3月14日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A公司在销售过程中拒不提供产品报关单及原产地证明而涉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市场监管局于2016年3月21日受理该举报,并于次日对A公司现场检查。市场监管局经调查后认为无论B公司举报A公司涉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行为是否属实,但以其提交的A公司于2013年12月26日开具最后一次增值税发票时间起算,至B公司2016年3月14日举报时止,A公司被举报的销售行为已超过两年,已超过行政处罚时效。故市场监管局决定不予立案并告知B公司。

案例解读

行政处罚时效制度就是指行政机关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有效期限,如果超出这一期限,则不能再行追究的制度。行政机关超过法律规定的期限未发现违法行为的,对当时的违法行为人不再给予行政处罚。

原《行政处罚法》规定,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

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第36条对行政处罚的时效制度进行了优化,明确规定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涉及公民生命健康安全、金融安全且有危害后果的,上述期限延长至5年。即在本案中如果适用新法,市场监管局就不能简单以超过行政处罚时效为由不予立案,而要进一步审查A公司销售假冒伪劣商品是否属实,是否涉及公民生命健康安全、金融安全且有危害后果,如果都涉及,即应适用5年的行政处罚时效,对A公司的行为予以处罚。


行政处罚权向基层下移打通基层政府执法合法通道


基本案情

王某未经有权机关批准,与刘某签订《房屋置换补偿合同》,后占用包括刘某房屋在内的土地2000平方米进行建房。刘某以王某等人非法占用其土地建房为由,书面申请镇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该镇人民政府在60日内未予答复,刘某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法院裁判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规定,镇人民政府对集镇规划区内的违法用地无处罚权,故以刘某要求镇人民政府对王进行处罚不符合职权法定原则为由驳回了刘某的诉讼请求。

案例解读

原《行政处罚法》第20条规定,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由此规定可以看出,原《行政处罚法》把处罚权限制在县级以上的地方人民政府,而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不享有行政处罚的实施权。

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第24条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可以决定将基层管理迫切需要的县级人民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权交由能够有效承接的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行使,并定期组织评估。决定应当公布。承接行政处罚权的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应当加强执法能力建设,按照规定范围、依照法定程序实施行政处罚。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加强组织协调、业务指导、执法监督,建立健全行政处罚协调配合机制,完善评议、考核制度。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看出,新《行政处罚法》虽然将行政处罚权下放乡镇政府但并没有直接授权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行使行政处罚权,而是授权省级人民政府可以决定将某些行政处罚权下放到基层。即在本案中,如果省级人民政府将查处违法用地的行政处罚权下放到该乡镇政府,那么该乡镇政府则必须履行行使处罚的相关职责。


“首违不罚”规则出台打造“柔性执法”新方法


基本案情

某区城管局执法巡查时发现一家便利店将椅子和一个快递存放架放在店门外。城管执法队员马上入内要求店主先行将杂物搬回到店内。之后执法队员向店主解释杂物超过店铺黄线范围违反了“门前三包”管理规定。经查证,该名店主属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城管执法队员根据新修订《行政处罚法》中“首违不罚”的相关要求,对其开出《责令整改通知书》,并要求行为人对门前垃圾进行清扫。

案例解读

行政机关实施“首违不罚”必须符合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第33条规定的3个要件:初次违法、危害后果轻微、违法行为人及时改正。本案中,店主的行为违反了该地的相关管理规定,但满足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第33条规定,执法人员作出的“首违不罚”决定既体现了教育矫正作用,达到让违法者认错改错防错的目的,又彰显了制度的善意,向着人性化管理、柔性化执法迈出脚步。

另外,新法提高了对执法人员的要求,新修订的《行政处罚法》在现行法律规定“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的基础上,进一步修改为“行政处罚应当由具有行政执法资格的执法人员实施。执法人员不得少于两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对执法人员的更高要求体现出严格执法的司法理念,也有利于被处罚人接受处罚结果,避免进一步的纷争,从整体上而言可能会减少行政复议,节约行政诉讼司法成本。

新《行政处罚法》的修法结合了中国实际,适应推进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建设的新形势新要求,新法巩固了综合行政执法领域取得的改革成果,也对乡镇行政执法部门提出了更高要求,相信对于日后促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具有重要意义。

 
责任编辑:津宁